当前位置:作文汇 > 高一 > 详情页

那些落进生命的雪花 (1600字)

作者:风格化 年级:高一 时间:3个月前

内容介绍:在皇帝盛怒之下被贬距京城八千里外的潮州,走到蓝田县惊魂未定之时,他的侄孙韩湘赶来一同前往,其他家眷尚...

  本文《那些落进生命的雪花作文1600字》由作文汇用户投稿,希望为您的写作提供参考,如果觉得好请推荐给同学们吧~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
  一年将尽,站在时光轮回的路口,二十四节气的路标已经指向“大雪”。又到了北风呼啸、白雪飘飘的日子。今天,让我们历数那些著名的雪花,看看他们萧索了谁的背影,又温暖了谁的记忆。

  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。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。——柳宗元《江雪》”
  柳宗元(773---819),字子厚,祖籍河东,因此世称“刘河东”。柳宗元在参与政治革新失败之后被贬,永州是他驻守时间最长的地方,整整10年。《江雪》就写于他被贬永州期间。
  江、天、地一色,不闻人声,不见鸟影,惟余一片苍茫。天地如此广阔,人的生存空间却如此逼仄;景如此萧索,人是如此落寞!柳宗元在冰天雪地里钓的是鱼,还是郁闷?参与政治革新失败后的他,借助独钓者的形象表达的应该是一份不服输,一份高洁傲岸的节操吧!我自将心向冰雪——他是在坚守自己的心灵家园!永州郊外的一丘一山记载着他跋涉的足迹,这里的石潭山溪映照着他落寞的身影。十年永州生活,孤寂而荒凉。柳宗元将自己交付给永州的山山水水,树立起文学史上的又一丰碑!
  雪是挫折,是磨难,是向理想进发途中的绊脚石。“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”李白《行路难》天宝三年(公元744年),李白应召入长安已经两年了,当初那份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的自信与乐观早已消失殆尽,他明白了,他的大志于苍生想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根本无法施展,朝廷要他来本身就是装点门面,不是让他指点江山的。因得罪权贵,不到三年李白便被玄宗赐金还山。想象着离开长安后渡过黄河与攀登太行山的情景:黄河河道冰封,冰碴子参参差差淤塞着。想翻越太行山,大雪纷飞,茫茫雪原,哪里才是回家的路呢?平时不醉不归的诗仙面对金樽清酒,也有停杯投箸不能食的时候啊!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从此官场少了一个翰林供奉,谪仙人再次升入诗歌的星空。
  比之李白的怀才不遇,境遇更惨烈的是韩愈,他因为一封奏表,差点丢了性命。
  “云横秦岭家何在,雪拥蓝关马不前”韩愈《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》
  韩愈(768--824)字退之,河阳人。元和十四年(819年)正月,唐宪宗派遣使者去迎佛骨,于宫内供养三日。此事件在全国引发一场浩大而狂热的礼佛风潮,社会各阶层趋之若鹜。韩愈时任刑部侍郎,出于维护儒家思想正统地位的目的,写下《谏迎佛骨表》,反对佞佛,上表加以谏阻。他没能阻挡宪宗迎佛骨,还险些丧命。在皇帝盛怒之下被贬距京城八千里外的潮州,走到蓝田县惊魂未定之时,他的侄孙韩湘赶来一同前往,其他家眷尚未赶到。“其后家亦谴逐,小[作文https://Www.ZuoWEnHUi.Com]女道死,殡之层峰驿旁山下”,可谓悲极。前路漫漫未可知,云横秦岭,家园在哪里?雪阻蓝关,马儿亦踟蹰不前。“马不前”何尝不是“人不前”呢?
  雪是温暖的家的味道。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”刘长卿《逢雪宿芙蓉山主人》
  刘长卿(约公元709—780年)字文房,河间(今天的河北省河间县)人。唐代诗人。诗人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出行,长途跋涉,寒冷困顿,黄昏之后就着急投宿,雪野苍茫,四顾寂然,忽见几间茅屋,栅栏围就的院落里,偶有犬吠声传出。茅屋虽简陋,但柴门里面也许有红红的火堆,有滚烫的热水热汤啊,此时此刻,有间茅屋,柴门里面也有家的温暖。
  是诗人进入茅屋时犬吠不断?还是安顿下之后在卧榻上听到吠声不止?是芙蓉山主人披风戴雪归来了?我们不得而知。“风雪夜归人”却成为许多人心中最美的意象。
  雪中蕴含着浓浓的情意。“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”元好问《雁丘词》
  元好问(1190---1257),字裕之,号遗山,金代诗人。
  《雁丘词》是一首咏物词,词前小序为:“乙丑岁赴并州,道逢捕雁者,云:“今旦获一雁,杀之矣。其脱网者皆鸣不能去,竟自投于地而死。”予因买得之,葬之汾水之上,景石为识,是曰雁丘,时同行有多为赋诗,予亦有《雁丘辞》。“旧时作无宫商,今改定之。”可见,这是词人为雁殉情而死的事所感动,才挥笔写下了这首词。“问世间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”的名句流传已久,“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”被人们广为熟知大约来自于早几年热播的《甄嬛传》,甄嬛的妹妹甄玉娆拒绝皇帝的美意时念诵的正是这一句好词。大雁双飞双栖,形影不离,经寒冬,历酷暑,正是神仙眷侣。一只大雁中箭而亡,另一只侥幸脱网后,想未来之路万千江山,层云暮雪,形孤影单,再无爱侣同趣共苦,正是生无可恋,不如共赴黄泉吧。这千山暮雪,即使往昔恩爱与共的万千美好记忆,也将是想象中未来形单影只的无限孤苦吧。
  “山回路转不见君,雪上空留马行处”是岑参在送别朋友武判官归京是那依依不舍的目光;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”是白居易邀约朋友围炉夜话时的真情告白。
  ……
  一片两片三四片,五片六片七八片,雪花,你这来自上天的精灵,还曾落进谁的生命、温暖了谁的记忆?

  文章标签:散文

1
0
阅读全文
你可能感兴趣的内容